张丙亮

Menu

杀死一只文艺男

2015没有故事。

又是一年到头了,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竟越来越开始害怕数日子算时间。

22岁的生日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内心也隐约对时间敏感了起来。很久之前就看到了“年度故事”的征文启事,虽然不愿承认,可实际上到底是有了些刻意回避的念头。年纪再小一些的时候总是能在时间迎面冲撞而来的时候扬起头颅骄傲成长,而到了今天已然是晚婚的年纪,却总喜欢嬉皮笑脸地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在臭不要脸之余,总还是有些心虚的。

实际上回想起来,这一年除了平淡地过活,并没有什么让自己特别满意的地方,甚至连这一年做过什么都记不得,以至于在写这篇千字文的时候,都要靠着自己那因为太懒而久不更新的个人网站来帮助回忆。

每次说起来“曾经”“将来”这种话题,多少是会有些焦虑不知所措。

有一段时间QQ上看到腾讯的一个广告,“不做大多数”。

当时在读的书作者恰好在女友的城市搞签售,屁颠屁颠借着签售的名义去拐带少女,回来的时候签名已经丢了,却牢牢记得签售现场内心被瞬间击中想到的念头——人家是崇拜那样的人,可我是想成为他们。

“大丈夫当如此也。”

年初跑去北京考后期导演未果之后,回到济南意志消沉,终日泡在小说和网络里,久久不能自拔。彼时尚有女友,劝了自己几次不见起色,遂生气,于是反过来去逗人开心,一来二去,心结也散开来。于是一心扑在自己那访问量至今加起来都不够五万的小网站上。

由于我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为了维持生计和满足自己在电子产品上的需求,在经历意志消沉之后,平日里上课之余,除了调戏异地女友,时间尚多,闲得无聊便应聘做了苏州某外贸公司的WEB工程师——俗称弄网页的。

从此,这一年里便开始了由资深文艺男向技术性死宅的转变。

这之后就没有了女朋友。

WEB的工作时间非常自由,精力过多无处发泄,便也愿意多折腾。

然后成了新浪的云计算高级开发者。

再然后开始安安静静地写自己的小说。

只是后来想想,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意义。

直到暑假的时候小说仍未完稿,也就扔在了一边。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这对我来说几乎是致命的缺点,难以长久地坚持去做同一件事。

后来出于个人兴趣,又就开始学摄影。

也就是从剁手充值了索尼信仰之后,钱包又一次呈现余额不足的状态。

彼时微商开始弥漫整个朋友圈,创业的风潮一夜之间席卷全国。偶尔几次在夜市溜达买夜宵,看到那些摆地摊贴手机膜的跟洪楼教堂门口卖手机卡的都开始跟人讲创业,一来二去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忍不住开始谋划起发财致富奔小康的路子。

好好的一群青年,在最该努力的年纪里选择了卖假鞋、面膜、手机壳。

对此我是不屑的。

然后我开了淘宝店。

然后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从一个一心卖家粗暴地做到了近五钻信誉零中差评的水平。以至于后来几十家店铺开始模仿这种粗暴销售方式。

然后再一次由于太懒而主动关了店,闲下来的时候带着相机四处溜达。

这便又是一年。

今冬又是养了风信子,不知花色,每天盼望它长大。花总是好的,只需要生长,不需要坚持。

— 于 共写了1208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4条回应:“杀死一只文艺男”

  1. themebetter说道:

    你还是有一颗文艺的心的,继续折腾吧,生活在于折腾。

  2. 米粒博客说道:

    感觉文艺男没杀死 还是一样的倒了 又站起来哇

  3. 匿名说道:

    原来如此呀学长

  4. Pauline说道:

    流水账,哼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