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Menu

我所理解的自由——致草榴众

我见诸君多傻逼,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前几天社区里冒出来一堆“五毛”“美分”的争议贴,闲来无事,便顺手照着原文黑了一把。

结果没想到,黑得如此明显,居然还能被人怒斥为“五毛党”。

我来草榴玩了大概一年有余,发过最多的内容,一是装小草客户端的教程,二是自建翻墙的方法,三是赠送软件资源账号。

仔细想来,自我尚在读初中那会,就已经开始用轮子的“XX门”软件“翻墙”上网,彼时身边的朋友大多讨论的还是如何在这个实行特殊管理政策的实验学校里翻墙上网吧——现在,很多人应该会知道,“翻墙上网”和“翻墙上网吧”大概是两个星系里的概念。

后得遇恩师,视野大开,与至今还是敏感字的艾未未先生有过来往,到过沂南东师古村,参与过留守人群青年意见领袖调查,做过社会公益。

在我成年前后,在学校刊物里闲着写过些个人专栏,彼时构建起一个半成熟人格三观的,除了生活,还有许多在其他人看来相对陌生的名字,艾未未、左小祖咒、陈光诚、李海鹏、顾炎武、韩寒、迈克尔杰克逊、陈丹青、刘瑜、崔卫平、姜文、熊培云、贾樟柯、梁文道、罗永洁、王小山、周云蓬、崔健、川子、小河、扭机等……后来,与此间个别人也能偶尔会聊聊天。

但大多数时候,人得明白,外人、外物、外事,都不是自己。

高中那会有些走火入魔,满脑子被迫害妄想症。有段时间扎进六四事件里,资料整理收集了一堆,逢人便称党国药丸。后来,被亦师亦友的某位隔壁班语文老师严语惊醒,他言道:

“知道的越多,越肤皮潦草,就越容易走火入魔。在网上,有一个535的爰好者,天天给我谈535事件,我不知道这事搁你身上你受不受的了,反正我受不了,直接拉黑之。这也就是所谓的偏激一一因为此君已经将此取代生活了。”

一个人浇筑出自己的精神世界,必须是真善美的。

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社区里,都难免遇到立场不同的人士。

之前我不太能够接受身边人过于不在意政治,不支持民主自由派人士。但现在慢慢也能够理解些,大部分人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差不多就得了。

而争议往往是聚焦在事件上,而非整个三观的背离。

如果说“五毛”的问题在于可以毫无底线,那么“美分”的问题差不多就是过于傲慢了。

有段时间在网上加了几个风向明显偏民主自由的群组,当时家乡地区出了些政治事故,本想着了解下动态,结果没多久就被人集体围攻,原因仅仅是我提了句,胡适的改良主张可能更适合当时的背景——显然,胡适先生是不够他们要求的自由,也不够他们提倡的民主的。受不了激进党听不得异见的态度与挖苦,于是默默退了。

中国近现代史上最终抛弃了这些激进的“自由党”选择了当局,不是没有原因的。所谓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如果自由、民主人士都是这种张嘴闭嘴盲目反共的态度,而不考虑事实,不接受异见,假如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拥有压倒性的政治力量,那么结局可能比现在更加糟糕。

自由、民主是好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也是好的。

诚然,概念都是好的概念,可事实却未必能够按照概念进行成事实,这一点过去的人和今天的人,怕是都有体会罢了。

社区里的争议,大多是闻着味撕咬。有个榴友在我前一个帖子里回复,大意是说能够学会翻墙突破404来到社区的没有几个无脑的,其实不然,从我上次无聊试水的结果来看,怕是绝大多数人仅仅看下标题就开始骂了,要不然就得归结于阅读能力障碍——无论如何,都和我之前加的那个群里面的人一个德性,凡意见不同者皆是异端。

这样的人要的不是自由、民主,要的是我能说你不能说,我能主你不能主,在这一点上,两类截然不同立场的人,竟然做法出奇的一致。

到了现在这个年头,真正在做事的人反而越来越少。

昨儿晚跟女朋友吃火锅的时候,给她看了看帖子,她很奇怪的冲我笑半天然后说,这些人和你上中学那会真是一个德行。

仔细想想,果然神奇。

古有《论语·为政》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后有杨绛先生道:“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可说到底,撕来撕去,撕到最后甚至压根没看对方具体说了些什么东西。

话尽于此。

 

至于为什么我很少说所谓的“五毛”?

不是立场相同,而是因为这样一群人,居然脑洞大到会在一个被当局墙掉多年的404小黄网里说当局好话,还嫌言论不自由

——注意,这不叫仗义执言,这叫脑子进水。

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少被贴标签。

— 于 共写了1714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一条回应:“我所理解的自由——致草榴众”

  1. 匿名说道:

    我向来不在网上和人撕逼,一来毫无用处,二来伤自己心情,把帖子甩给我,我去开心一下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